我的爱侣,有了他,我不会再孤单寂寞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中日高清字幕版在线观看_天天看免费高清影视在线视频

  我的爱侣,有了他,我不会再孤单寂寞,也不会再感到死亡的恐惧了吧!我终于依偎在他怀中,在他的怀抱里,我似乎又体味到了被遗忘许久的安宁的滋味。

  t11-3122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我私自给他改了名字,叫他小强,强壮的强,坚强的强,我是希望他永远能用他强壮的胸膛保护我,给我一点安慰。我们幸福地独处了两天,第三天,小强被人拎出了笼子,我也被重新投进原来那个拥挤喧哗的大铁笼子和同伴们又挤到了一起。

  “小强,”我呼唤着他,用力挤到笼边,握住铁丝笼,目送他被人匆匆带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几个小时后,他又被送了回来,单独地睡在一个离我很近的小铁笼里。

  我紧张地用目光检查他,身上没有难闻的药水味,他也没有瘙痒,只安静地沉睡。我松了口气,但是仍不放心。他会安然无恙吗?

  怎么可能呢?

  几天后,我最害怕的预感成了事实。小强发了高烧,腮边长出了一个肉瘤。肉瘤的生长速度非常快,小强已经无法进食进水,强壮的身体也在一点一点消瘦下去,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威风凛凛的小男子汉了。

  他每天只是昏睡,偶尔能睁开眼睛望望我,眼睛是无神的,然后很快又睡过去。有人进来的时候,我抓着栏杆拼力摇撼,“救救他,救救他呀!”可是没人理会我的吱吱尖叫声。

  他们只是冷若冰霜地做着检查,偶尔用笔杆捅一捅小强那坚硬的黑壳,做一段笔录,然后就走掉。

  这天晚上,小强忽然从昏迷中醒来,挣扎着爬起身,喝了两口水。“小强,”我低声地,温柔地呼唤他,小强听见了,转过憔悴的脸望着我。他认出了我,他的爱妻。他拖着巨大狰狞的瘤子,费力地,蹒跚着爬过来,用手抓住铁笼子,隔着铁丝和我对视。

  我伸出了小手,可是还差着一点点距离,够不到他的手,他望了我一会儿,突然开始剧烈地抽搐。

  我尖声呼喊他,小强,小强你坚持住啊,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就象抽搐时那么突然,小强又一下子安静了,他软软趴在笼边,再也没了声息。有人走了进来,拨弄了一下他的身体,打开笼门草草地把他抓着尾巴拎出去。

  我隔着铁笼,伸出小手,悄悄地朝他柔软耷拉的身体最后一次挥手道别,再见,小强,我们会再相见的,在没有疼痛没有苦难的幸福的天堂,我们会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快乐。

  小强离开我几天后,我也被人捉住,放进小铁笼子里,提着走出了那个盛满了实验蝎子的大房间。我心里清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出这个囚禁了我成百上千同伴的大牢房。

  我们走进一个门口写着“炼金所”的地方。里面很暖和,但不令人愉快。到处都弥漫着刺鼻子的药水味,到处都是穿着灰色袍子,神情冷漠的人。他们冰冷不带一丝温暖的目光,吓得我浑身哆嗦,本能地往铁笼角落里躲

猜你喜欢

一个巨大的身影,在红云内快速落下。一道火焰卷起,将落下的庞大身体卷入火海

一个巨大的身影,在红云内快速落下。一道火焰卷起,将落下的庞大身体卷入火海。尼克·陈拿出一根雪茄,深入红云内,用地狱之火点燃。喷出一口白色烟雾,走出了法阵。“好了,这小子下去了。

2020-02-24

小岛千夜身体向后倒了下去,但是下半身还紧紧的和男子纠缠在一起,鲜血和体液顺着她雪白的两腿滴下。

小岛千夜身体向后倒了下去,但是下半身还紧紧的和男子纠缠在一起,鲜血和体液顺着她雪白的两腿滴下。她的颈部,出现了一条……盘旋着的黑蛇。就像是一件美丽的艺术品,宛如生物的黑蛇,那一

2020-02-24

唉,女人在虚荣心的覆盖之下,是比笨蛋还要笨的白痴啊。

唉,女人在虚荣心的覆盖之下,是比笨蛋还要笨的白痴啊。王虎对于静沙那一瞄,又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觉得静沙真的是唐月裳授命来监视他的,于是他急忙收回眼神,眼不徐视,以正其心。他这般的

2020-02-24

里面没有反应,估计塔林又回到床上去睡了,王虎举手要按门铃

里面没有反应,估计塔林又回到床上去睡了,王虎举手要按门铃,却终于没有按下去,他转身走了,他想回家,但想到唐月裳,他最终没有回去,只是回到了教室,在教室的桌上躺了。渐渐地,他入睡

2020-02-24

这里可不是地球,这里是艾泽拉斯世界,如果在地球上

这里可不是地球,这里是艾泽拉斯世界,如果在地球上,我可以去警察局问问看,可是这里哪来的警察啊?各城的城卫队倒是听亚森说过,可是……一个城只知道一个城的事,谁会知道查可斯是谁啊?

2020-02-24